2010_10_26

奧入瀨

 

你知道的..

就像拋物線一樣..

往上拋之後..

過了一定的最高點..

就會開始往下滑了..

而這趟旅行最奧妙的是..

每天都持續的在往拋物線的頂端爬..

絲毫看不到下滑的痕跡..

 

一大早醒來..

拍一下窗外的景色..

 

 

其實外面很冷..

應該有接近零度的感覺..

但房間裡面暖氣很溫暖..

脫光衣服裸奔都不會感冒..

 

一大早就這麼驚訝..

 

把窗戶打開後房裡頓時寒冷許多..

 

馬上關起來禦寒..

 

早晨的房間長這樣..

 

早晨的我長這樣..

今天穿的是去年聖誕節在香港買的聖誕裝喔..

想說這次帶多一點鮮豔紅色的衣服來搭配秋景..

 

 

 

然後準備用早餐..

 

 

 

自助式的早餐..

選擇還挺多的..

 

 

邊吃早餐邊搭配湖邊的風景..

 

 

今天早餐吃得很樸實..

我要推一下梅子跟味增湯..

味增湯我還真沒喝過難喝的耶在日本..

 

 

 

今日錢德也是紅色裝扮..

不過他是小粉紅..

 

 

 

 

用過早餐..

由於湖邊的美景很吸引我們..

於是在我們在飯店寄放行李後就準備到湖邊拍照..

但這兩天一直處於暖氣狀態的我們..

到現在才真正的意識到甚麼叫寒冷..

 

請看王勒勒現場報導..

PART1

 

PART2

請注意54秒處瘋婆子髮型出現..

 

 

這就是影片中很奇妙的跨界..

相距不到10公尺的地方..

左邊是秋田縣..

右邊卻是青森縣..

那萬一站在橋上會是哪一縣啊?

 

 

湖邊壯闊秋景..

看得我目瞪口呆..

 

 

 

但風真的很大..

而且一下風一下雨的..

我都快冷瘋了..

 

 

 

拍了幾張後終於不敵寒冷而告退..

本來還想說回程到飯店取行李時再補拍照片..

但再折返時天氣狀況更糟了..

 

 

 

躲到飯店裡面回復體溫..

像是RPG遊戲中睡旅館回復HP一樣..

而且這天我還帶了肥頭的愛心暖暖包..

因為超重的..

我不得不想趕緊把他用光光..

但真的很感謝肥頭的愛心..

抱一下吧..

 

接著出發到奧入瀨..

 

其實在開車的路上就看到這滿天遍野炸開來的暖色系..

我好怕停車的時候看不到就沒得拍了..

幸好停車的地方對面剛好就是這樣的山頭..

下了車一個箭步趕緊就來個連拍..

生怕下一秒就發現自己在作夢..

(但後來接連兩天都被這樣的暖色系山頭轟炸著好幸福喔)

 

 

停車的地方對面剛好就是搭船處..

也就是在弘前城楓林大道遇到的台灣朋友說湖上風光超美的地方..

但今天看來是不會放晴了..

只能說還好我有拍下他們相機裡面放晴的十和田湖..

 

轟炸你們..

 

 

 

 

錢德頭髮好時尚..

 

 

 

 

 

 

保暖功夫看來很到家..

 

右下角的石陣該不會是用來抓魚的吧..

 

 

 

 

他們在說敲敲話..

 

後來真的太冷就跑到車站裡面去補HP..

 

這是發車時間..

大家可以參考看看..

 

現在所在地是子之口..

我們要做到石頭戶然後再往回來..

(後來才發現要走完還真是有點艱辛)

 

 

在這裡補充完HP後也買了些零食..

畢竟等等要走上好一大段路..

不補充點體力不行..

 

在裡面待很久看阿布他們不懼寒冷的狂拍..

心裡想..

怎麼能輸給你呢..

老娘跟你拚了..

一出門..

媽呀..

真的好冷喔..

但看到這位攝影前輩穿這麼少還這麼認真的取景..

我又打從心裡面佩服起來了..

 

不過我也只拍了一張..

 

 

就又衝到廁所裡面去了..

嗚..

好冷風又大阿..

 

暖色系炸彈..

 

 

楓紅模式炸彈..

 

 

 

不要臉勒勒多連拍..

 

然後車就來了..

 

 

上車後人坐得滿滿的..

後來有位小姐拉開座位旁的椅子..

我們才驚覺原來還有這機關可以讓我們做走道阿..

而且車上還有位香港朋友跟我們聊起天來了..

更厲害的是他國語說得很好耶..

完全沒有香港口音..

照片上左邊的小姐是他們同行的夥伴..

很奇妙的是..

在車上這短短相遇後..

過幾天我們又在另外一個地方遇到了..

而且是離這邊很遠的地方..

重點是..

那時..

我沒認出這位小姐..

反倒是她認出來我來了..

 

 

車子咻一下就來到了我們的目的地..

(很難想像之後竟然要走那麼久)

 

 

 

才一下車..

我不禁又倒吸了一口氣..

好美阿..

 

 

似乎是美國高中畢業旅行..

好多外國朋友..

 

 

剛走下步道..

我就久久不能自已..

快門一張接過一張的按..

就深怕拍壞了這美景..

這樣悵然若失的感覺好久沒有出現了..

 

 

看到這裡有很多攝影前輩架好腳架用慢速快門捕捉景色..

讓我的小腳架有點不好意思拿出來..

但..

後來真拿出來時卻發現他壞了..

雲台有個鎖無法固定..

無言..

 

 

這時就純考驗手持的功力了..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本來兩三個小時就走得完的行程..

人人卻說要走上六個小時都走不完..

因為光是走個幾步路..

就會出現讓你想停下來狂拍的景色..

看著路上一座接著一座出現的排隊拍照小人潮..

突然心情就興奮了起來..

我終於有期待感了..

在日本旅行的第三天..

 

攝影前輩的熱情似乎也感染到我們身上..

看著他們的背影..

我也希望我可以好好的紀錄這一刻..

 

 

 

 

 

 

 

 

 

 

流水沒有腳架還真的不好拍..

 

 

 

 

即便是馬路上的風景..

也不惶多讓..

 

 

 

 

 

 

 

 

 

 

 

 

 

 

 

難得合影..

話說這次旅行我還真少拍人..

大多專注於景色與側拍上..

 

 

 

 

 

 

 

 

攝影前輩們..

 

 

這位前輩的照相機好酷..

應該是底片機吧..

 

 

 

 

這個景好多人拍..

 

 

 

說真的在整理照片時..

看了一張又一張好像相似卻又有點微妙不同的照片..

好像自己又重遊了一次奧入瀨一樣..

 

 

 

 

 

阿布借我的廣角..

好威阿..

 

 

 

難得的寫真..

 

日本的哎呀呀..

 

 

來看一段影片..

 

 

 

 

難得的寫真..

 

 

 

就這樣走啊走的..

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我想我們應該走了兩三公里有了吧..

這時看見路邊有指標..

一看..

什麼..

我們是在石個戶下車的..

所以我們竟然走了一公里都不到..

這這這..

該不會走到子之口時天都黑了吧..

 

於是就開始趕了一下路..

 

 

 

這位阿姨的風衣超帥氣的..

 

 

 

本來很吸引我的是落入水中的楓葉隨著水波而流散..

但後來更吸引我的是波光間那不斷變化的潾映..

 

 

 

一整個包很緊..

帽子像史萊姆的阿布..

 

 

 

 

 

 

喜歡這種真實的瞬間..

像是期待著甚麼會發生一樣..

 

 

 

寫真再開..

 

 

 

 

 

 

 

 

為你送上..

耳環少女..

 

 

 

 

 

 

 

耳環少女的憂鬱..

 

 

 

 

 

 

 

耳環少女的衝擊性瞬間..

(伽椰子上身?)

 

 

 

 

 

 

耳環少女的第三隻眼..

 

 

 

山中藍衣男..

 

 

 

走到我都暈了..

 

才到馬門岩..

連一半都沒到呢..

 

 

 

默默地趕路..

 

 

 

 

 

 

這株樹讓我一直想到焦糖蛋塔..

我想我是餓了..

 

 

 

 

 

 

 

 

 

 

 

 

人們的顏色也很有趣..

 

 

寂寞的王子與錯過的馬車..

 

 

很好..

才走了1.7公里..

我已經又餓又冷了..

而且這時候已經下起雨來了..

 

 

布先生精神很好..

而我靠著肥頭的愛心咬緊牙根走著..

 

 

 

 

是不是覺得照片看起來都差不多..

看到現在都看膩了..

當時我也是這樣覺得的..

但回來再看一次又感動了..

接著幾分鐘後又膩了..

人還真是不滿足於現狀的產物阿..

 

 

 

 

 

 

突然前方大方人潮湧現..

原來是來到了阿修羅瀑布阿..

 

 

 

不過我的技術大概也只能做到這種地步而已..

 

 

 

 

 

阿修羅瀑布有兩個區段..

上方一些的區段比較精彩..

但水也噴得比較厲害..

但為了拍張好照片..

也顧不得人機兩濕了..

 

 

第一張..

上方傘好礙眼..

 

第二章..

左邊那是誰的衣服啦..

 

第三張..

紅色的傘跟衣服同時來搶戲..

 

最後終於打完收工..

 

楓紅模式也來一下..

 

 

 

 

 

 

 

 

 

 

 

 

 

 

充滿活力的兩人..

 

帽子像某種巧克力包裝..

 

長髮修女與頭上長出鰭來了的人魚錢德..

 

 

呼..

其實走路不累..

但這次帶的鏡頭特別重..

加上又冷又濕的天氣..

真的有點不大舒服..

 

 

 

 

 

不過邊走邊想..

這些景色這輩子大概也就體驗個這麼一次而已了吧..

雖然嘴巴上會說著下次再來..

但我們又有多少個下次呢..

 

 

 

 

 

 

 

走到最後..

 

來到雲井瀑布..

 

我們終於投降了..

決定拍完這景點就搭公車回停車處..

再走下去恐怕要走到明天才會到..

 

 

 

 

 

 

 

 

 

 

 

 

 

 

 

 

 

 

 

終於完成了一項壯舉..

雖然沒走完..

但我大概把這輩子看楓葉的扣打全都用光了..

就好像那年我看獅子座流星雨數了143顆流星後滿足而疲憊地睡著了那樣..

我想..

足夠了..

足夠了阿..

 

錢德學我的勒勒歪嘴..

 

想吐煙但拍不到煙..

 

在等車時還下了小冰塊..

 

 

 

然後太無聊還跟來的觀光公車招手..

 

就這樣..

在一片歡笑中聲..

我們搭上公車..

往來時路去..

(結果只走了奧入瀨預定的路線一半左右)

 


更多照片:Picasa  Flickr

 

HEMiDEMi 的標籤: ,
創作者介紹

關於那些逝去的以及即將逝去的

阿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