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不用那麼世故的在我面前..
第一次我跟他去看電影時我這樣對著他說..
我總以為展現自己真性情的那一面總是好的..
但我卻也總是壓抑著那個部分..
所以每當等級提升的時候..
我的忍耐值跟爆發力異常的高..

我要一份11號餐這邊用薯條加大飲料要可樂也加大謝謝..
先生你好要參考一下我們的你應該不需要套餐嗎..
不要謝謝..
那薯條要加大嗎..
(疑?)
是的謝謝..
那可樂要順便加大嗎..
(耶?)
對的謝謝..
這邊用嗎..
(啥啦?)
馬的是聽不懂我說的話嗎..
一個箭步我就衝了上去一掌劈掉那櫃檯小姐的頭..
當速食店裡只剩下慢動作噴血的頭跟頓時無聲的客人特寫時..
其實那景象還挺有末日過後的美感..
但我只是安安靜靜的說..
對這邊用..
然後告訴自己他只是個不上手的新人..
我受的教育讓我懂得禮貌上的忍耐..

我點完了滷菜後跟阿姨說我不要加菜喔..
阿姨放下手中的菜刀瞪著我說菜?
是蔥吧..
我連忙道歉的說對不起是蔥沒錯..
阿姨白了我一眼嘖了一聲就搶去了我手中的滷菜盤..
旁邊經過的中年男子望著我不屑的笑了..
馬的對我來說蔥就是菜的一種阿..
我一個箭步奪了阿姨手上的菜刀一剁就是整個手掌落地..
當阿姨握著他噴血的手慢動作阿阿阿大叫讓整個畫面轉紅的同時..
我不禁想戲謔性的灑點蔥在他的傷口處..
但我只是默默的回到我的座位上..
面對著油膩膩的桌子..
然後告訴自己阿姨他工作了一整天已經非常累了..
我的人格特質應該要試著去理解這些事情..

在大部分的時候我們總喜歡以自己的價值觀去評價別人..
但卻忘了我們究竟擁有怎樣的資格..
來說出那些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言語..
大家都是希望被尊重的吧..
我只是默默的告訴自己..
或許我可以這樣的不被尊重..
所以我總是壓抑著..
試著諒解著..
甚至是想相信的..

但我想..
我不需要黑暗了..
所以也不再需要任何的光了..

報長的話:或許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抱著任何的希望..自然也就沒有絕望的存在了..
創作者介紹

關於那些逝去的以及即將逝去的

阿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