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1
陪著shy去剪頭髮..
巧遇了其實也不能說真正認識的朋友..
怎麼說呢..
因為如果真要說起交情的話..
大概也就是朋友的朋友..
在網路上面看過照片留過幾次言而已..
不過卻是可以聊上許多呢..
倒是讓我還蠻感慨的..
記得以前交朋友的方式..
除了朋友的朋友外還有那種書信來往的筆友..
管道雖然少的可憐但卻也是真摯得可以..
而在這個科技發達到爆炸的年代..
透過各式各樣的網路平台一下子就可以找到許多朋友..
雖然我對這些朋友的定義都感到質疑著..
有些人會說..
希望可以跟你當好朋友..
好朋友真的就這樣說了就可以當的嗎..
我們是不是需要共同的經歷過些什麼樣的事情呢..
我總是困惑著..
可以自介一下嗎..
為什麼當朋友要從一堆數字開始呢..
如果數字不是你要的..
友情也就變得如此速食了嗎..
可以跟你換MSN嗎..
這真是我最大的迷思了..
MSN上的幽靈人口..

我的MSN上有著各式各樣的朋友同學甚至是工作上的夥伴..
有時候我會思考著跟這些人的距離..
我可以透過對方的狀態得知對方現在的一些瑣碎事情..
但那又真的是他想表達的東西或現狀了嗎..
我總是有著各式各樣的問題..
雖然MSN上的人口眾多..
但真正可以好好聊的卻屈指可數..
總是簡單的問候過幾句..
就再也激不出些像樣的話題..
於是MSN上的人們..
就這樣像幽靈般的徘徊在我右側那被我摺起來的名單裡面..
就像我愛羅一樣..
身上的尾獸被抽走後就失去了出場的身分..
只能等待或許有那麼一天..
還有誰能突然的記起來曾經存在過這樣的一個人..

總是會有一些網路上的朋友或之前的報友出現在最近的歲月裡..
可能是看了之前GIGIGAGA報台而殘留著對阿勒的印象..
然後又有緣份重新在網路上相聚..
讓我想起了那些個飛逝的片羽..
已不復返的曾經..
我聽著他們對我的印象..
真的就代表當時的我是那個樣子的過我的人生了嗎..
還是那只是我試圖營造出來的回憶呢..
其實我也無從得知..
因為我一直都在捨棄著現在..
用以祭祀過去..

我看見了三皇三家公主..
就在我等待shy下班的時候..
新光三越中山店的對面..
在我高中的時代開了間三皇三家..
而我同學就在那裏打著工..
我總會看到這個瘦弱短髮的女生在上課時打瞌睡..
偶爾也會去跟他買幾杯飲料..
因為在三皇三家打了好幾年工..
所以我們總戲稱他是三皇三家公主..
每當看見他那爽朗的笑容..
總是會覺得在那個晦暗的年代裡面是有著希望的..
因為他是那麼樣努力的賺著錢好繳學費..
渾身散發著疲憊的光芒卻無懼著..
只是幾年過去了..
那家三皇三家倒了..
而那女孩就像MSN上的人口一樣..
不知道被我摺到哪裡角落去了..
而今天..
就那麼一個瞬間..
三皇三家公主從我面前騎車過去了..
雖然他留長了頭髮而且燙捲了..
但那堅毅的臉頰跟總是望著遠方的眼神..
我始終難忘..

是的..
生命裡面總會有些人來來去去..
有些人悄悄的走進了你的生命..
在你心裡面畫了個屬於他的記號..
然後默默的離去..
於是你偶爾會想起跟那個人相處過的回憶..
還有他留下那獨特記號的方式..
有些人卻只是成了MSN上的幽靈人口..
雖然想刪去卻總想著或許有一天還會再相聚..
既不是討厭也不是有對錯這樣..
只是單純前進的方向不同而已..
不管是以各式各樣的理由讓我們得以短暫碰在一起..
我想我都很珍惜這樣的得來不易..

報長的話:最近感觸好多喔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勒 的頭像
阿勒

關於那些逝去的以及即將逝去的

阿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