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是羨慕你的..
那麼樣的來去自如不帶一點眷戀的痕跡..
相較之下我總是容易被困住的..
困在這一望無際的荒漠之中..
吞食著寂寞渴望著被馴服..

當一個人不再被需要時..
努力過的那些都不再具有任何價值..
存在的本身是不是也成了一種多餘的幻影..
一個人絕望的哭乾了那些不甘心的遺棄..
然後我又進入了淺眠期..
你又再次的出現在我夢裡..
那華而不實的謊言一再反覆..
我得用驚醒的方式叫醒自己..
然後給自己一個萬年不變的理由..
你只是很寂寞而已..
我也只是單純覺得你很寂寞而已..
並沒有誰對誰錯..

有時候保護了自己而去傷害了人..
並沒有誰是真的存著壞心帶著點刺..
我總是反覆的檢視著自己..
能給出多少本身來換取一點繼續的可能性..
那樣的我其實也不能夠算是無私..
只是一種被教育出來的自以為是..
終究保護不了任何人..
卻將各式各樣的痛苦返於己身..

我會努力的..
我總是這樣子說道..
卻沒人能真的看到我到底努力了些什麼..
於是我想起他們說過的那些話..
跟我內心裡面痛苦的掙扎..

shy說你該去看醫生了..
可是那的確只會讓我覺得我被傳染了..
傳染了這該死的不被了解..

MO說他這輩子只愛過一個男孩..
頓時過去的那一切都變得有價值了起來..
只是我依舊不懂為什麼兩個相愛的人..
卻永遠沒有在一起的機會..

江水男說當我需要他的時候他會不顧一切的到我身邊來..
我想我也說過一樣的謊..
所以當我真的需要誰的時候..
我只是在角落裡安安靜靜的擁著自己..
試圖逃離現實生活的一切..

男孩18說做人真難讓他想休學去當兵算了..
經歷了過這些年的風風雨雨..
我也開始能體會了這些瑣碎但糾結的事情..
所以我也只是默默的聽著18說著他的痛苦..
因為這總是必經之事..
我們總是會被傷害的..
或是..
傷害別人..

上課了..
在荒涼的末日中心..
咬了一口桃木燻雞..
然後微笑抵抗著這些過去..

報長的話:沒關係的..我想有一天我也會失去存在的可能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勒 的頭像
阿勒

關於那些逝去的以及即將逝去的

阿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